<tbody id="ntnay"><track id="ntnay"></track></tbody><rp id="ntnay"></rp>
<em id="ntnay"></em>
<tbody id="ntnay"><noscript id="ntnay"></noscript></tbody>
    <button id="ntnay"><object id="ntnay"></object></button>
  1. <li id="ntnay"></li>

      <li id="ntnay"><acronym id="ntnay"></acronym></li>
      1. 企業觀察網區域大數據服務中心

        鄉鄉有網點村村有服務 農村收發快遞將更加便利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廖睿靈      發布時間:2021-9-2 11:16  |  

        廣西玉林的百香果、陜西寶雞的獼猴桃、湖北宜昌的臍橙……近年來,得益于互聯網電商和物流體系發展,地方特色農產品通過快遞寄達全國各地,有力促進農業發展和農民增收。數據顯示,2020年,全國農產品網絡零售額達5750億元,同比增長37.9%。

        不過,受村落分散、快遞業務量小等因素制約,快遞下鄉進城仍存在不少難點、堵點。國務院辦公廳日前印發《關于加快農村寄遞物流體系建設的意見》(下稱《意見》),提出到2025年,基本形成開放惠民、集約共享、安全高效、雙向暢通的農村寄遞物流體系,實現鄉鄉有網點、村村有服務。未來,在更完善的物流體系支持下,農村收發快遞有望更便利,農村經濟的活水將更好地流動起來。

        農村物流仍待提速

        在山西省臨汾市汾西縣和平鎮,一家掛牌“菜鳥鄉村”、占地約30平方米的快遞網點里,幾名快遞員正忙著把快遞包裹擺放到貨架上。“村里老年人居多,這些大多是他們從電商平臺上拼單的小玩意兒。”一名快遞員邊掃描包裹上的條碼邊介紹道。

        28歲的小呂即將在和平鎮開始為期兩年的工作。前幾天,他從某電商平臺下單一張書桌,發貨地是江蘇省江陰市。沒過幾天,就接到了這家“菜鳥鄉村”通知取件的電話。“本以為村子里收快遞不方便,沒想到只用了3天。”小呂很開心。

        菜鳥鄉村是菜鳥驛站的鄉村版本,以縣域共同配送、整合不同品牌快遞公司資源的方式,搭建起縣鄉村三級共配的物流服務網絡。近年來,中國大力推進快遞進村工程,菜鳥鄉村等配送模式落地見效,農村寄遞物流體系逐步完善。

        國家郵政局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農村地區快遞的收投量超過200億件,較去年同期增長30%以上。鄉鎮的快遞網點覆蓋率達98%,直接投遞到村的服務比重超過一半,重點地區快遞服務的全程時限縮短至58小時。農村市場正成為寄遞物流新的“增長極”。

        但是,相比在城鎮的快速便捷,快遞在鄉村仍然有些“慢”。

        以小呂所在的和平鎮為例,這家“菜鳥鄉村”緩解了當地村民收發快遞的問題,但由于人口集中度不高,附近村的村民要收發快遞,還得來和平鎮的網點。因此,各村一直流傳著誰有事去鎮上就順便幫全村取快遞的習慣。城里一兩天能收到的快遞,在村里可能要三四天。

        較高的配送成本也是個問題。一名快遞加盟商表示,自己從快遞公司獲取的每個快件派單費是固定的,如果快件從鄉鎮下沉至村一級,每一件就要虧3毛錢。快遞企業普遍“不愿下”“下不去”,即便網點進了村,“穩不住”“待不久”的問題也較突出。

        “電商快遞目前處于低價競爭、低利潤發展階段。中西部部分農村地區自然村落分散,使得快遞需求分散,難以形成規模效應。”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向本報記者分析,農村戶與戶之間距離遠,拉長了配送半徑,影響配送效率和綜合成本。快遞網點尚未實現農村地區全面覆蓋。

        “從目前農村各類資源的整合情況看,農村地區郵政、交通、供銷等資源很多,但沒有形成共享共建機制,制約了農村寄遞物流體系的建設。”國家郵政局副局長陳凱說。

        暢通快遞下鄉進城

        農村寄遞物流,一頭牽著農產品進城、農民增收,一頭牽著消費品下鄉、農民滿足更加美好生活的需要。

        初秋,距離青海省西寧市約200公里的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發布了可觀的銷售成績——今年上半年,剛察縣農畜產品在各類電商平臺上的平均月銷量達約3000單,平均月銷額達30萬元左右。

        剛察縣地處偏遠、交通閉塞,前幾年,在這里收發快遞被物流拒單不是啥稀罕事兒。近年來,伴隨剛察縣交通條件和物流體系的改善,水泥路修到了牧民家門口,剛察特產也得以銷往全國各地。

        “現在,一些村集體、合作社和冷鏈物流企業合作,拿下不少‘大單’。”國家能源集團援青干部、剛察縣掛職副縣長張琦告訴記者,當地生鮮牛羊肉以噸為單位,用冷鏈貨車直接送貨上門;散客通過電商平臺下單網購,基本實現國內一線城市“三日達”,部分華北和華東地區城市“次日達”,大大提高了村集體和合作社的收益。

        在中國,許多地方擁有優質的特色農產品,急需更便利的上行機制幫助其賣出去、賣個好價錢。《意見》提出,鼓勵支持農村寄遞物流企業立足縣域特色農產品和現代農業發展需要,主動對接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為農產品上行提供專業化供應鏈寄遞服務,推動“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

        “接下來,將完善農產品上行的發展機制,建設300個快遞服務現代農業示范項目,為農產品上行提供專業化寄遞服務模式。”陳凱說。

        農產品要“出得去”,消費品也要“下得來”。

        “想給女兒買雙漂亮的輪滑鞋”“想買進口的車厘子嘗嘗鮮”……隨著信息的傳播以及寄遞物流的拓展,農民“買全國”甚至“買全球”的需求正不斷增長,這同樣需要“快遞進村”提速。對此,《意見》指出,分類推進“快遞進村”工程。在東中部農村地區,引導企業通過駐村設點、企業合作等方式,提升“快遞進村”服務水平。在西部農村地區,引導、鼓勵企業利用郵政和交通基礎設施網絡優勢,重點開展郵政與快遞、交通、供銷多方合作,發揮郵政服務在農村末端寄遞中的基礎性作用,擴大“快遞進村”覆蓋范圍。

        “農村地區的村委會、農村書屋等服務資源,都可以作為農村快遞末端服務場所。”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司長金京華說,“我們將指導各地郵政管理部門與基層黨組織、村民自治組織加強協作,促進資源整合利用,建設村級寄遞物流綜合服務站,讓快遞服務離農民家門口更近。”

        創造更好的市場環境

        村里有了快遞點,受到村民歡迎。但不少村民反映,取件不便利、網點違規收費等現象在農村仍較普遍。有的快遞點不主動通知取件,丟件、損件等情況頻頻發生;有的快遞點取件時間有限制,周末不提供服務;有的農村網點根據快遞體積大小,違規收取單件3至10元、價格不等的取件費,影響農村消費者的網購體驗。

        針對農村物流行業亂象,《意見》積極“亮劍”,要求加強寄遞物流服務監管和運輸安全管理,完善消費者投訴申訴機制,依法查處未按約定地址投遞、違規收費等行為,促進公平競爭,保障群眾合法權益。支持有條件的地區健全縣級郵政快遞監管工作機制和電商、快遞協會組織,加強行業監管和自律。“對損害用戶合法權益的行為,我們將依法實施更嚴格的監管措施。對企業違規收費行為零容忍,堅持發現一起、查處一起。”金京華說。

        “管”得住,也要服務得好。《意見》提出,取消不合理、不必要限制,鼓勵發展農村快遞末端服務。“市場準入方面,在守住安全底線的前提下,未來將簡化農村快遞末端網點備案手續,推動實現網上備案和‘一次都不用跑’。”金京華表示。

        針對農村物流設施網點不足、資源整合不夠、配送成本高等短板,商務部流通發展司負責人李剛表示,將會同有關部門,深入實施縣域商業建設行動。

        “我們將把農村物流配送體系與完善農村商貿流通體系、促進農村消費更緊密地結合起來,推動工業品下鄉和農產品進城,促進城鄉生產與消費有效銜接。”具體而言,包括進一步推動農村物流配送資源共享銜接,實現“多站合一、一點多能、一網多用”。在推動縣域電商和快遞協同的基礎上,搭載和整合日用消費品、農資、農產品等農村商貿物流資源,發展眾包物流、客貨郵快融合等,創新農村物流模式。

        “建設農村寄遞物流體系是立足國內經濟發展的務實舉措。下一步,將考慮銜接國際寄遞網絡建設的相關體系,通過國內、國際、農村、城市多重措施、多條路徑、多項抓手,為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提供重要支撐,為廣大農民群眾更好地實現用郵需求、實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出積極貢獻。”陳凱說。

        (編輯:王星

        今日看點
        視覺 / 視頻更多
        習近平出席第七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
        李克強在廣西南寧考察
        郝鵬出席國資委與南非國企部部長級視頻會
        福廈鐵路太城溪特大橋不平衡轉體斜拉橋合龍
        神舟十二號航天員乘組平安抵京
        金沙江白鶴灘水電站首批機組投產發電
        融媒體更多

        中成集團積極踐行“負責任投資”理念

        國投電力清潔發展再提速

        國投人力:打造“雙碳”人才蓄水池 支撐系統性變革

        時評更多
        天天看片_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_视频免费观看_天天看电影网站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