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ntnay"><track id="ntnay"></track></tbody><rp id="ntnay"></rp>
<em id="ntnay"></em>
<tbody id="ntnay"><noscript id="ntnay"></noscript></tbody>
    <button id="ntnay"><object id="ntnay"></object></button>
  1. <li id="ntnay"></li>

      <li id="ntnay"><acronym id="ntnay"></acronym></li>
      1. 企業觀察網區域大數據服務中心

        靖邊探秘

        來源:  靖邊縣融媒體中心       作者:沈明志      發布時間:2021-9-3 12:12  |  

        靖邊,一個神秘得像寓言,抽象得像夢境的塞北小縣。知道的人并不多,但去了的人,幾乎都竦然一驚。特別是那些探幽索秘的人,更是石破天驚,驚心動魄。

        靖邊探秘,其實探的是一次次歷史上神秘的大災難。因此,這個探秘既是極其沉重的,也是極為深刻的。因為人類的歷史也是一個從災難開始的宗教寓言。所謂“終極思考”,其實有一半也就是“災難思考”。災難的結果是今天的礦石資源;災難的廢墟,是幫助我們擺脫日常平庸的課堂;災難的探秘,是歷史文化的巨大發現。想到此,真不知道我們今天在大力開發油氣煤鹽等礦石資源時,會有些什么人文感想?每一次去靖邊考察,猶如“祝融號”探測器登陸火星,給人的刺激都是新鮮的、驚喜的、震撼的。靖邊的秘密總是那么神奇,那么誘惑,那么幽深。

        一、自然稟賦之謎

        據縣情介紹,靖邊縣隸屬于陜西省榆林市,位于陜西省北部,榆林市西南部。北與內蒙古自治區烏審旗、鄂托克旗相鄰;南與延安市子長縣、安塞區、志丹縣、吳起縣接壤;東西分別與本省的橫山區、定邊縣毗連。地處毛烏素沙漠南沿,跨古長城南北。縣境南北長116.2千米,東西寬91.3千米,總面積5088平方千米。按地形地貌分為三個區域,即北部風沙灘區,中部梁峁澗區,南部丘陵溝壑區,分別約占總面積的三分之一。全縣海拔介于1123米——1823米之間,地勢南高北低,半干旱大陸性季風氣候,年平均降水量為443.5毫米,年平均氣溫10℃,無霜期為193天。水資源總量3.53億立方米,總人口36.38萬人,人均水資源占有量為1200立方米。境內有蘆河、大理河、紅柳河、黑河、杏子河、周河等六大河流,共建成大型水庫35座,總庫容量8.8億立方米,居陜西省之首。人均土地面積31畝,是陜西省平均值的3.3倍,人均耕地5畝,其中水澆地1畝。全縣林草保存面積214117公頃,森林覆蓋率為34%,居陜西省前列,是黃河流域基本不向黃河輸送泥沙的第一縣。礦產資源極為豐富,南部山區石油探明儲量約在3億噸以上,年生產原油333.27萬噸;天然氣探明儲量4666億立方米,是中國發現最早的陸上最大世界級整裝大氣田,建成年凈化能力達50億立方米的中國最大的天然氣凈化廠;煤炭探明儲量達35億噸以上,總儲量預測在150——200億噸;巖鹽預計儲量在1500—2000億噸。2020年,靖邊縣實現生產總值(GDP)363.33億元。

        恐龍把油氣留給人類,森林把煤炭留給今天,大海把巖鹽凝固起來,長城和黃河在這里聚會,農耕和游牧在這里交織,無數的交集發生在這樣一個地方。歷史的大手筆留給靖邊無盡的財富。使靖邊呈現出一種大文化、大生態、大景觀。

        一般地講,礦產資源豐富的地方,農業條件都不理想,地下資源雄厚的區域,地上生態并不樂觀,歷史文化厚重的地區,現代文化皆不發達。從國際上看,中東地區石油儲量巨大,但生態環境惡劣;伊拉克、敘利亞、伊朗等國家歷史文化悠久,但現代文明并不發達;美日現代文明領先世界,但歷史并不悠久。從國內看,東北平原、華北平原、長江中下游平原、珠江三角洲等產糧地區,礦藏資源并不豐富;山西、內蒙、陜西等礦藏資源豐富的地區,都不是我國糧食主產區;東部地區生態環境好,西部地區礦產資源豐富;沿海地區現代文明領先,內陸地區歷史文化悠久。榆林有煤的地方沒有水,有水的地方沒有煤。因此,原國務院總理朱镕基來榆考察時得出的結論是“老天不作美,有煤沒有水”。榆林市幾個為開發礦產資源專修的大型水庫和引黃工程就是那時動工修建的。靖邊沒有這種遺憾,榆林資源之都的煤、氣、油、鹽,靖邊都有,而且儲量巨大,水資源生態環境靖邊最好,這在中國境內很難再找到這樣一個縣。看來,最深刻的歷史文化邏輯還是埋藏在了靖邊。這是靖邊縣給人的第一個驚訝。

        形成水資源豐富,綠色環境優美的原因,據地質、氣象專家介紹,一是由南部西起六盤山,東至黃河岸的橫山山脈形成的。橫山山脈的最高峰大墩山就在靖邊,海拔1823米,是蘆河、紅柳河、大理河、黑河、杏子河和周河的發源地。大墩山像一座天然水塔矗立在靖邊南部源源不斷地為靖邊輸送水源。二是靖邊地處毛烏素沙漠南沿,毛烏素沙漠北高南低,而且底層是紅膠泥硬層,致沙漠滲水向靖邊傾斜,出現許多草灘海子。三是歷屆政府高度重視環境保護,修了大量水庫,大力開展植樹種草,使靖邊形成不同于其他地區的小氣候、小環境。

        置身于東坑鎮的小平原上,遠眺一望無際的的莊稼,簡直就是大海般的綠浪翻滾,一種博大的美悄然充溢心頭,延伸至無限的邈遠。靖邊給人的美是崇高偉大的、絢麗燦爛的、驚心動魄的。

        二、歷史文化之謎

        令人更為驚奇的是,靖邊縣的歷史文化極為厚重,也特別大氣。厚重與大氣的首要標志是對歷史的幽默,它本來是中華文明的起點,但不告訴你;其次是氣勢,偉大見勝于空間,任何一處遺址都關涉到中華文化的大氣象;再次是韻味,偉大見勝于時間,每一處文化遺址都讓人品咂不盡、玩味無窮、追思沒完。

        據縣志記載,春秋時,縣域為少數民族白翟所居。周敬王八年(前512年),晉滅翟至周烈王七年(前369年),縣域一直屬晉。晉滅后,屬魏。魏惠王后元五年(前330年),魏秦雕陰之戰后,魏將上郡15縣獻于秦,靖邊歸秦。

        秦統一六國(前221年)后,縣域屬上郡。

        漢時,縣域置上郡奢延縣。西漢,隸屬朔方刺史部。東漢時改屬并州刺史部。

        三國西晉時縣境為羌胡所據。東晉十六國時,縣境先后為后趙、前秦、后秦所據。東晉義熙三年(407年),后秦赫連勃勃擁兵自立,占據上郡,建國大夏國,并于義熙九至十四年(413年—418年)在今縣境北部筑都統萬城(今紅墩澗鄉白城子)。

        南北朝時,北魏于始光四年(427年)滅掉大夏,于神四年(431年)建立統萬鎮,太平真君七年(446年)設巖綠縣,太和十一年(487年)改置夏州,縣域分屬化政郡、闡熙郡,其西部屬山鹿縣。北周保定四年(564年)東部設寧朔縣(治所在今楊橋畔),屬弘化郡轄。

        隋開皇元年(581年),撤弘化郡復設夏州,開皇三年(583年),改夏州為朔方郡,撤山鹿縣,轄地并入長澤縣。縣域分屬朔方郡長澤、巖綠、寧朔縣。恭帝義寧元年(617年),梁師都在夏州建立梁國,縣域屬梁。

        唐武德二年(619年)寧朔縣歸唐。武德六年(623),在寧朔置南夏州。貞觀二年(628年),消滅梁師都,復改弘化郡為夏州,撤南夏州與寧朔縣,并將巖綠縣改為朔方縣。貞觀五年(631年)復設寧朔縣,長安二年(702年)又撤。開元四年(716年)再設,開元九年(721年)再撤。不久又設。

        五代十國時廢道建置。后梁、后唐、后晉、后漢、后周沿襲唐建置,縣境屬夏州朔方、寧朔、長澤3縣。

        宋時,縣域為北宋、西夏反復爭奪之地,初屬宋,后長期分屬西夏夏州、龍州、洪州、宥州。

        元時,縣域屬陜西行中書省延安路。

        明洪武六年(1373年),設靖邊衛,是年又設靖邊道。成化三年(1467年),設靖邊營。

        清康熙元年(1662年),撤靖邊道,原所轄營、堡統歸榆林道管轄,同時設靖邊所。雍正九年(1731年),置靖邊縣,隸屬榆林府。乾隆八年(1743年),靖邊縣改屬延安府管轄。以新城堡為縣城。光緒年間(1875年—1908年)鎮靖堡為縣城。

        中華民國元年(1912年),設榆林道,靖邊歸榆林道管轄。民國二十四年(1935年)五月二十八日,劉志丹率紅軍打開縣城鎮靖,民國靖邊縣政府遷往檸條梁。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949年)后,靖邊縣隸屬于榆林行政公署管轄。2000年——今隸屬榆林市管轄。

        縣志記載是從春秋開始,但近年來這里的遺址發掘證明,靖邊的史前文化更為驚心動魄。而且從上古至今,史不缺證。

        著名的有“朔方古址”“陽周故城”“黃帝原冢”“龍洲上古遺址”。另外還有“小橋畔舊石器文化遺址”“褡褳溝細石器文化遺址”“安梁新石器遺址”“登桿梁古墓群”“波羅梁古墓群”“馬灣墓群”“老墳梁墓群”“河畔墓群”“葛塘墓群”“黑壚土圪塄墓群”“爛贊塌墓群”“長嘴墓群”“羅家灣墓群”“南檸條圪堵墓群”“皇華城”“豐陵寨”“雙城”“臥牛城”“店角城”“蘆關嶺”“半個城”“城子壕城”“寧朔城”“兀喇城”“李家城”“蒼老關”“喬麥城”等三十四處文化遺址。此外還有“統萬城”和“小河會議舊址”。每一處遺址都不可小覷,走近一看,豁然洞開,驚鴻一瞥,放射出耀眼的歷史晚霞。它的歷史光輝都留在了遺址,這使遺址的排列成為歷史景觀,考察遺址成為閱讀歷史,就像不太用功的學生讀得粗疏、質感、輕松。

        近年來,我十幾次前去考察,考察一次震撼一次。震撼的多了,也就慢慢形成了一個結論。那就是,人類其實還非常無知,連自己文明的關鍵部位也完全茫然。中華文明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源頭,但這個源頭因既有的歷史書籍并沒有關于它的記載而被否認。由此應該明白,未知和無知并不是愚昧,真正的愚昧是對未知和無知的否認。例如石峁遺址,考古學家認定它是4300年前中國北方最大的都城,但歷史學家因歷史書籍中從未記載過石峁遺址,而否定它就是中華文明的起點,真是荒唐至極,愚昧至極。看來中國歷史學也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歷史學的真正進步是用不斷發掘的遺址來證明和闡釋歷史,而不是本本主義。人類真正的奇跡是突破,不管書本尚未明確記載,還是周邊生態多么落后,黃帝原冢,讓人一見,就感到時間和空間在這里匯合,力量和疑問在這里交戰。

        站在王墳灣村的黃帝原冢前恭敬仰望,心中排列著以前在書本里讀到的有關他的一系列疑問,用不著再多話語,已經徹底震撼了。這是一個多么偉大的生命,把華夏文明播灑在中華大地上后,又在這里畫下句號。多少號令和吶喊,多少廝殺和攻占,多少扶危和濟困,多少愛心和仁慈終于都喑啞了、凝結了,凝結成一個角落,凝結成一種蕭穆,凝結成一種神圣。他把生命釋放于大地長天、遠山滄海,把偉大與神圣、莊嚴與肅穆、時間與空間,物化為一個巨大的土丘,讓后人猜測、判斷、甄別,進而緬懷、追思、悼念。面對黃帝原冢,盡管有一連串巨大的問號。請不要草率地把問號刪去,急急地換上感嘆號和句號。人類文明史還遠遠沒到可以爽然解讀的時候,其中,疑問最多的就是黃帝。我們現在可以翻來覆去講述的話語,其實是一種歷史傳說。一點僅有的證據也是近一個多世紀考古學家們在廢墟間爬剔的結果,與早已湮沒和尚未爬剔出來的部分比,只是冰山一角。好在靖邊有趙默冰先生和他的團隊,他們鍥而不舍的求教、求證,借助于國內外專家和歷史書籍,拔繭抽絲,終于使黃帝原冢的真實面目浮出水面,也使延安黃帝陵的來歷有了歷史的溯源。

        經過對所有史前遺址和古地名的實地考察,為我們勾勒出了一幅有蟜氏和有熊氏聯姻,遷徙并且興盛的古路線圖。

        約在4738年前(前2717年),有蟜氏之女附寶與有熊氏首領少典結合并“感光而孕”,在今靖邊縣周河鄉生下了軒轅黃帝,該地后來被稱為“生龍臺”。此后,軒轅黃帝(當時叫公孫云)隨父親少典往今五里灣、新城、大路溝、楊米澗、天錫灣、小河、喬溝灣一帶逐水遷徙到了現在的龍洲鎮。

        約4723年前(前2702年),15歲的軒轅黃帝接替父親少典成為有熊氏首領,并在五年內征服炎帝和九夷族首領蚩尤,稱帝天下,4718年前(前2697年)建都龍洲,號為“皇華城”。

        約4638年前(前2617年)皇帝駕崩,其孫顓頊繼位,將黃帝葬于自己的領地(今高家溝陽畔、王沙灣兩村之間)。

        約4628年前(約2607年)顓頊與共工氏相斗,共工氏放水淹沒此地(今高家溝、龍洲皆有厚達10米至3米的水積層),迫使華夏政權向東南遷移到神木的石峁。

        約4276年前(前2255年),大禹將天下分為九洲,此地名為“雍州”,用以紀念黃帝龍興之所,盡顯崇敬之意(雍字的金文由一龍、一水、一丘組成,龍為黃帝,水為龍湫,丘為皇帝冢)。

        這樣的猜測當然是一種狂想,雖有史籍記載和文物印證,但實證并不充分。他給人釋放出的只是一種熾烈的冷漠,流動的孤獨,憂郁的奔放。這是因為黃帝作為中華文明的始祖,后世典籍記載都是根據歷史傳說整理而成,包括司馬遷《史記·五帝本紀》以及錢穆《黃帝》一書,都是傳說和猜測,誠如司馬遷所說,百家言黃帝,其文不雅訓。既然都沒有實際根據,都是歷史傳說,那就應該把精力放在遺址發掘上,畢竟遺址不撒謊,文物不縹緲。即使根據現有遺址分析判斷也是一種借助遺址和古地名構建生命圖騰的嘗試,不敢妄言史實。

        盡管如此,著實讓人欣喜若狂。因為文化記憶的喚醒,并不像人們設想的那樣按部就班。它往往是,由一種發現激活全盤,就像在歐洲,維納斯、拉奧孔雕像的發現,龐貝古城的出土,激活了人們的遙遠記憶。記憶不是一個嚴整的課本,而是一個地下室的豁口。記憶不是一種悠悠緬懷,而是一種突然刺激。靖邊“黃帝原冢”為我們切開了通向歷史的豁口,這個豁口給人帶來的刺激,仿佛神州十二號打開的窗口,讓航天員在窺視地球,確實把探尋者震撼了。

        站在靖邊縣楊橋畔鎮瓦渣梁戰國時期上郡”陽周故城”遺址上,更加震撼。一切無知都是以昂貴的時間代價來獲得救贖的。”陽周故城”作為中國歷史上一個永恒的坐標,徹底地逃離了文明的視線已有千年時間,期間只與清風明月為伴。上世紀九十年代,我來楊橋畔考察時,一切都毫無表情地沉默著,而天底下最可掩飾的就是這種毫無表情的沉默。今天,當與世人再次見面時,換了人間。真是千載古城,黃粱一夢。

        因為確定了”陽周故城”遺址,就能確定“黃帝原冢”的地理位置。史書明確記載,漢武帝北巡曾在陽周城之南的橋山之脈祭祀黃帝。但在西漢之間,它卻突然神秘消失。直到北魏時,陽周又被重新設縣,不在陜北卻到了今甘肅省慶陽市正寧縣,從而引發出多種中國歷史、地理、名著等一系列失誤。

        自認為陽周古城的地方,中國有三處。一處在今甘肅省慶陽市正寧縣。根據是《正寧縣志》《慶陽府志》,以及唐朝張守節《史記正義·括地志》;一處是今陜西省延安市子長縣,根據是《安定縣志》《甘肅通志》《關中勝跡圖志》《中國文物地圖集·陜西分冊》;一處是靖邊縣,在靖邊史志上,通篇未見“陽周”二字。但與陽周古城相關聯的“奢延水、走馬水、帝原水、黑水、先秦列城”等水系、地理諸古名,卻赫然記錄在靖邊縣三種史志內。

        北大王北辰教授(1921-1996年)和榆林市作家、考古學者張泊先生經過研究比對和實地考證,共同認為“陽周故城”應在今靖邊縣楊橋畔鎮瓦渣梁一帶。其根據,一是這里與酈道元《水經注》所記錄描述的“陽周故城”地理位置和水系名稱及流向高度吻合;二是遺址內相關出土文物均證明此地為先秦時的政治軍事中心重地。并對正寧“陽周故城”和子長“陽周故城”并非先秦“陽周故城”作出有依據的合理解釋。至此,靖邊縣“陽周故城”才真相大白。同時也為前述“黃帝原冢”提供了有力證據。

        站在“陽周故城”遺址處眺望四周,侏儒也變成了巨人,巨人也變成了侏儒,因為天地之間一望無際,千里土色,萬古蒼原。但一想起蒙恬和扶蘇奉秦始皇命令,駐守上郡陽周,霎那間又成為一片碧血黃沙,殺氣騰騰。是時,該地竟有10.3683萬戶,60.6658萬人,蒙恬與扶蘇率領20萬大軍與敵人交戰,氣勢就來了。偉大與強大的比拼,時間與空間的聚合,將軍與首領的吶喊,士兵與軍卒的廝殺,軍鼓響徹天空,殺戮震撼環宇,把整個瓦渣梁沙灘攪得昏天黑地。回過神來才發現是暴風雨來了。急忙上車趕往統萬城遺址。

        暴風雨過后的統萬城,晴空萬里,歷史的鮮血把毛烏素沙漠澆灌得萬木蔥蘢。面對令人震撼的匈奴都城,幾乎每個旅行者都會蹌然停步,驚叫一聲。在凝固的物質中,目睹它與自然已經融為一體,但依稀仿佛還能看到歷史的霧霾中那些曾經不可一世而最終喪失湮沒的猖狂。

        統萬城是東晉時南匈奴貴族赫連勃勃建立的大夏國都城遺址,也是匈奴族在人類歷史長河中留下的唯一一座都城遺址,已有近1600年歷史。

        統萬城具有別的歷史名城的一切優點和缺點,而且把它們一起放大。令人一次次贊嘆,一次次皺眉,最后還會想起波德萊爾的詩句:“萬惡之都,我愛你!”置身于城池中,處處都能發現驚人的東西。統萬城以其泱泱氣象,特別是城郭的氣勢恢弘,使其躍居為中國北方最為繁華的都城。我們平日總以為人類的那些早期少數民族一定踩踏在荒昧的地平線上,誰能想到回溯遠處的匈奴,卻是一種時髦而豪華的生活形態,真讓人產生一種天旋地轉的時間大暈眩。

        中華文明的摧殘和強大都來自野蠻的匈奴族。他的每次進犯都削弱了華夏文明,然后又把自己的粗狂血液灌注進華夏文明中,使得斯文的華夏文明也強悍起來。因此,統萬城既是華夏文明受辱的象征,也是華夏文明發展的象征。

        攀登上統萬城城郭的最高臺眺望遠方,毛烏素沙漠一望無際,萬籟無聲,在無限的靜穆里,夕陽緩緩西下,猶如一個失去光芒的紅色大球,沿著地平線滾去,隱沒到毛烏素沙漠西部邊際里,大地上各種灰色的多面體頃刻之間染上了一層玫瑰色,宛如蓋上了一層鮮苔,同綠色地衣交織成一幅被剝奪了生命的暗淡畫面。再抬起頭來時,光線和沙漠之間的界限已經模糊了。空洞的靜穆似乎逐漸有了某種充實的內容,只是一時還不能理解它的含義。仿佛翻開了一本用原始文字寫成的智慧經書,里面內容正是我苦苦探尋的靖邊遠古秘史,倏忽打動了我的心,甚至使我篤信。然而才一睜眼,那古怪的文字又變成了多維時空的交響詩。憂傷的回憶、甜蜜的柔情、陡然的興奮、轉眼的冷漠,酸甜苦澀,一應俱全。萬般柔情翩然而來,又翩然而去。巨魔般的它翱翔于天際,擺動著色調越來越濃的藍青色翅膀飛的越來越遠,只給我留下沙漠的寂靜。兒子過來扶住我胳膀,催我回去。

        靖邊,中華民族、中華文明的歷史大課題,竟然隱匿于此,隱匿于沙漠,沉淀成寧靜。既在這里定格,又在這里混沌。甜酸苦辣的滋味,彌漫于樹叢,彌漫于草地、沙漠中掩埋著中華文明的歷史濃縮。我走過許多地方,未曾見過如此具有概括力的所在,概括得令人難以置信。

        三、紅色基因之謎

        前不久,我用兩周的時間再次實地考察了靖邊縣的自然資源和歷史文化。這次我又用一周時間專門考察靖邊的紅色文化資源。

        靖邊,是陜北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1935年中共靖邊縣委和中華蘇維埃政府成立,是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唯一沒有被顛覆的縣級革命政權。解放戰爭時期,毛澤東、周恩來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轉戰陜北時,在靖邊的小河、天賜灣、青陽岔等地生活戰斗了65個日夜,期間召開了著名的“小河會議”,拉開了全國解放戰爭由戰略防御轉向戰略反攻的序幕。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全國建立的紅色革命根據地絕大部分淪陷,靖邊是唯一沒有被顛覆的縣級革命政權。靖邊是紅色政權的鞏固點。

        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工農紅軍西北革命軍從1947年3月18日撤離延安到1948年3月23日東渡黃河,1年零5天在榆林8縣35個村莊生活戰斗過。時間最長的米脂縣楊家溝和靖邊縣小河、天賜灣。兩地不同的是,靖邊縣是在紅軍2.5萬人被國民黨軍25萬人追擊情況下棲身的,而米脂縣是在全國大規模反擊戰開始后,國民黨胡宗南部隊退回延安,再不進攻,準備撤退的情況下居住的。毛澤東轉戰陜北期間,其它村莊一般只駐1-2天。小河、天賜灣是轉戰陜北的隱蔽點,這么長時間沒有被國民黨發現,實在是太神奇了。

        1947年7月21日-23日的小河會議決定,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后,縱橫江淮河漢之間,威逼南京武漢;陳粟大軍從魯西南突入豫東,依據山東作戰;陳謝大軍趁胡宗南陷入陜北,以雷霆之勢,南渡黃河,由晉南挺進豫西,讓西安吃緊。三路大軍在戰略上布成“品”字形,南起長江、北至黃河、東起黃海、西至漢水,在中原大地向國民黨發動大規模的戰略反攻。西北野戰軍出擊榆林,誘敵北上,擇機殲滅有生力量。靖邊,是解放戰爭的轉折點。

        上述鞏固點、隱蔽點、轉折點都是紅色革命的關鍵點。關鍵點為什么都出在靖邊?這就給靖邊的紅色基因披上一層神秘色彩,也使人大惑不解。

        走進小河會議舊址才發現是并排一線的二十孔窯洞和院子里一個草掩蓋頂的遮陽柵。這一打量不要緊,但很快就被一種從未領略過的氣勢所壓倒。這實在是一個神奇的大院,精雅的窯洞并排一線,森然的高墻緊密呼應,雄闊的大門盡顯威嚴,經過那么多年的風雨,處處已顯出蒼老,但風骨猶在,竟然沒有太多的破敗和潦倒。

        大門外的拴馬樁上的繩鋸凹痕,可以想見當年這兒是如何戰馬云集的熱鬧。這些戰馬所載的是來自全國各地的中共大人物,載著智慧,載著信仰,載著風險,載著揚鞭千里的英雄氣,載著遠方南腔北調的地方方言,最后載出一個南來北往紅色革命的大流暢、大聚會、大世界。

        一踏進大門,就立即覺得非同一般,記憶中諸多名勝莊園都顯得過于柔雅小氣。萬里馳騁收斂成一個莊重,放射出一種森嚴。從大門向內窺探,發現這個宅院沒有任何避世感,詭秘感,腐朽感,而是處處呈現出一代偉人的政治風采。

        走出大門四周眺望,兩面環山,一水穿過,既為外界窺探遮住視線,又為進出開辟出四條通道。盡管如此,身處國民黨劉湛兵團的包圍中,又有國民黨飛機空中偵察,盡能安然無恙?實在令人費解。這倒讓我們領略到一個有趣的邏輯,世間很多壓倒性包圍,大半出于施加者自己的想象,不一定對得上承受者的感應系統。有時越危險的地方竟是越安全。

        探秘者總想一舉看清紅色基因的真實面目,但紅色文化一直保持著自己莊嚴的神秘性。將一種最重要最核心最有價值的東西永遠保留起來,而以一種整體氣象展現給人們一種文化的宏大感、朦朧感、神秘感、蒼涼感。

        正在全神貫注、聚精會神地凝思狂想,耳邊響起了毛澤東的一句名言:“人民群眾是真正的銅墻鐵壁。”靖邊紅色基因的神奇并不全在那里的山勢地理,而在最廣大的人民群眾之中,這一點可以通過靖邊紅色政權舊址即中共靖邊縣委和中華蘇維埃靖邊政府舊址得到印證,鎮靖革命舊址與別的革命根據地舊址沒什么太大區別,而靖邊紅色政權唯一沒被顛覆的真正原因是那里的早期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誓死保護紅色政權,這才是靖邊紅色基因的神奇。

        靖邊,什么時間揭開你神秘的面紗?靖邊,存放了我太多的希冀,我還會再來!

        (編輯:王星

        今日看點
        視覺 / 視頻更多
        習近平出席第七十六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
        李克強在廣西南寧考察
        郝鵬出席國資委與南非國企部部長級視頻會
        福廈鐵路太城溪特大橋不平衡轉體斜拉橋合龍
        神舟十二號航天員乘組平安抵京
        金沙江白鶴灘水電站首批機組投產發電
        融媒體更多

        中成集團積極踐行“負責任投資”理念

        國投電力清潔發展再提速

        國投人力:打造“雙碳”人才蓄水池 支撐系統性變革

        時評更多
        天天看片_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_视频免费观看_天天看电影网站 百度 好搜 搜狗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